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

《老扬州》时隔十年再版

  2001年,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老城市》系列丛书中,扬州人王鸿从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、中国照片档案馆、扬州市博物馆中找寻了珍贵的老照片,编写了《老扬州·烟花明月》一书。今年5月,《老扬州》(修订本)由苏州大学出版社出版。

  《老扬州》全书四章22个章节,平均以百幅照片分布于各章节。我这土生土长的扬州人竟很少见过,有400百余幅珍贵的,封尘多年,既熟悉又陌生的老照片。《老扬州》让我惊奇、回味。王老的作品既有剧作家的表现力,又具散文家挥洒自如的风格。

  《老扬州》表现手法是直觉的,这种独特尊重历史的表现,是艺术和审美纯粹化的表现。所以我们可以从《老扬州》取画面精神与老扬州精神相通之点,依照片结构和作者丰富感受融合之处,借图寓情的手法中去理解作者的表现力。全文满蕴着扬州本土文化的韵味,作自然而然的描述,达到如此境地,是因为作者与读者的紧密关系形成的,语言可读性强。用语自然,不显雕琢。从书中别具一格的扬州语言风格中能体会“老扬州”的精神。

  作者通过对扬州历史的考察,特别是百年扬州的风貌分析,借助自己深厚写作功底,敏锐地捕捉老扬州的“古老”精神,以独特视角展现了百年扬州沧桑。让读者从上世纪20年代古运河边走过,来到1930年的老南门城楼:街巷水深能行船,水患留痕,可见孙中山书“天下为公”四字……站在上世纪50年代福运门码头前,还依稀忆起儿时的大木渡船接来探亲的苏州姨娘……一幅幅一桩桩,有案可稽,唤起了我们远去的心灵风帆。详略有致表现老扬州“小、瘦”精神,是《老扬州》另一显著特征。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的扬州人从中终究看到了“老扬州的精神形象”。

  老扬州缘何显得“小、瘦”?而唐朝的扬州一定是丰腴、雍容、华贵的。从三、四章节的“街谈巷议”、“百年冷落”中,读者不仅见到晚清的老扬州,遍布小山、小河、小巷,更多的还有小桥、小街……这一切以写实笔调,加上照片真实地还原。

  图文并茂的《老扬州》双重诠释了老扬州人的精神世界。准确地说,不达艰辛的探询、考证,是难以展现这幅有着厚重文化积淀的老扬州城市风貌的。我看见老扬州人,正从历史的深处走来。一个个古老的脸上,神情冷峻,脚步缓慢。 雨打芭蕉/文

上一篇:闻道中医(下)—— 从文化角度看中医

下一篇:没有了